经典文章

您的位置:主页 > 经典文章 >

玉子特辑,镇宅系列原貌【环球国际】

发布日期:2021-01-17 05:06浏览次数:
本文摘要:过了一会儿,两大包中草药拿来给我,我付了钱,带着这些草药回家了。没想到半个月后驱阴师就来找你了。过了很久,我就睡着了,过了很久,迷迷糊糊的,真的被风给包围了,然后吐了,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我身边经过,砰的一声我睁开眼睛,借着窗外城市路灯的微光,我找到了门,那里有一个车站的黑色影子,看起来像一个人。

师叔

玉子特辑,镇宅系列原貌,页面链接查看我是镇宅大师(1):我是纯阳镇宅大师(2):我出道时是镇宅大师(3):我是油画镇宅大师(4):我第一次被救时是镇宅大师(5):我是灵魂在灰烬中的镇宅大师(6):我的对手来了.......................之前差点看到大胆的风范。第二天去他家看到他这个样子,心里充满了情绪,但表面上还是故作镇定:“师叔你不用担心,换个地方住对我来说是大事。”瞪羚师叔看了我一眼:“我跟他说,你们彼此都不擅长,因为门内的规矩,一个城市,一个小镇,而且在方圆500里左右的范围内,不可能有镇宅主人。如果业务有时候太忙,可以找同行帮忙,但是价格要降到,明白为什么吗?”我想了想:“你害怕比赛吗?第一,你受伤了。

第二,有了竞争,镇宅的价格不会跌。”师叔低下了头。

“你很聪明。显然是这两个原因,第二个是主要原因。

一旦有人降价,市场就乱了。你之前的镇宅花了一万块,因为你刚进场,价格很合理。但是一进门,价格就是两万。

忘了,这是最低价。不能降,不能降。”我问:“那驱阴师呢?他们算在我们的门里吗?”石叔犹豫了一下:“这个问题比较复杂,几句话也说不清楚。”我对这个不感兴趣。

我感兴趣的是未来如何遏制这些驱阴师的追求。师叔早给我想好了:“你不用换地方。如果你靠近我,会更危险。如果你想害你,驱阴器至少要放一些有阴灵的虫子进去,就像那只无毒的蜘蛛一样。

只要防虫,驱阴师别无选择。”“那很容易。

我会买更多的杀虫剂,每天在房子里喷洒……”我说。师叔哈哈大笑。

“你天天喷农药昆虫进不去,那你呢?中毒。好吧,我给你开个处方,你去中药店抓药。”我忍不住瞪:“我没病,不吃药?”“谁说让你不吃的?那不是吃,是用。

废话少说,去拿笔和纸……”师叔嘱咐。不一会儿,师叔给我列了个单子,我带了一个人,大概七八种,比如朱砂,君子,槟榔皮,南瓜子,仙鹤草,牵牛子……最后是大蒜。石叔又写了一张单子,注明各种草药的使用方法,包括放在哪里。他们都列出来,交给我说:“你现在就应该卖掉,然后把这些东西按照我写的放在你的住处。

录的时候不要合上。”我答应了,跟师叔说了,回到一家小一点的中药店,把药单交上来,一个三十岁的导购拿过来看了看。

他叫道:“你家需要这么多昆虫……”师叔写的单子上,各种中草药加在一起,脚重十几斤。难怪有人这么说。我笑了两声:“对于我的家乡来说,山里有很多虫子……”过了一会儿,两大包中草药拿来给我,我付了钱,带着这些草药回家了。

除了大蒜都卖完了。药店离我家很远,我也没有微信。当我慢慢转回我住的小区,路过一个拐角,突然冲向一个人,撞上了我。

那个人尖叫起来,然后他的东西被扔了一地。我看到一个男人,原来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,穿着白色羽绒服,红色针织帽,腿上套着黑色靴子。她手里还提着几个袋子,里面装着一切。

因为她倒在地上,我是男的,有化妆品,没有食物。这个女孩比她漂亮得多。

与郭燕相比,她大约低几个档次。但是青春和时尚,别有一番气质。我赶紧跟她道歉,姑娘也很有见识,说她走得太慢,打了我,真是该说什么。

我一听,赶紧拿起中药包,老板把掉落的物品捡起来。收拾好后,我们两个低头分手,各奔东西。回到住处,我合上中草药袋,按照师叔写的方法摆弄。

师叔写的很清楚,朱砂要放在窗台上成一条直线,槟榔皮要放在门上,可以抹蒜汁,摆正等。花了我一个多小时,我又一次把药材都摆弄完了。刚想松一口气,师叔打电话说要我马上去。

我小心翼翼地跨过满地的草药器官,锁上门,冲向师叔家。师叔先回答我家准备好了没有,我说的是实话。

师叔叹了口气,“那好。没想到半个月后驱阴师就来找你了。

但是你要忘记房间里的东西都是不能动的,不要让别人进来。如果有朋友来找你,叫他们去别的地方。”我一一答应下来。然后师叔就把我带到茶几上,放了一壶杨家白茶在冷水里,边喝边对我说:“这几天想接点工作,但是有急事,就遇到了。

”我说:“好几天没工作了,正好闲着。告诉我,地方在哪里?”师叔的神色有点不利:“就在这个城市,离我远一点,就在城南的铸造厂区。

在那里说。”我点头答应了。

铸造厂是我们市的一个大工厂,大约有34000人。很多年了,效益不好,但还没有破产,还半死不活。“有一个家庭,刚生了一个儿子,但孩子没告诉发生了什么事,日夜哭泣。

我就是睡觉不哭,吃牛奶也不哭。家里人烦,家里人受不了。

而且,这孩子更累。我怕这样下去,用不了几天。”师叔说的很详细。

我忍不住听了我的心,笑道:“师叔,为什么要拿这件事来烦我们?这种事情在我乡下的老家经常发生。我奶奶说过很多次了。叫夜啼。我不知道是灵魂被扔掉了,还是震惊了。

就用一张黄纸写着‘帝皇,帝皇,我家有个哭的人,路人念了三遍,睡到天亮……’写完后贴在村口或者路口。路过的人会看到,看几遍,一切都会好的。“师叔根本不为所动。听了我的话,我笑了。

”关于晚上哭我当然理解,但是这个家庭绝不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。我问过了。

这家人今年杀人了。是男主人从楼上摔下来,把他们打死的。现在他儿子的事情肯定和这个男主有关。

”我听得头皮发凉:“是父亲拿走了儿子的尸体.石叔连喝了两碗茶:“现在,该教你点真本事了。我之前说过,我们镇上的管家一般都很熟悉五行法,五行法是用来辟邪的。

你还没学会。我不指望你今天为这件事做好准备。”我聚精会神地听。师叔扳着手指头。

”每一个恶灵都必须由一个疯子制造。告诉我什么是疯狂。”我低下头:“告诉你,这是一场激烈的死亡,一个没有活下来的人。

”师叔道:“对,因病卧床在家杀人,叫求生。恶鬼永远不会频繁出现。恶鬼在有生之年一般有五种死法,分别是金、木、水、土、火。比如被刀杀,就叫金伤。

被木棍和钝竹打死的叫木伤,被窒息打死的,被水伤打死的,被高空坠落打死的,被砸埋房屋墙壁打死的叫土伤,被电击烧伤打死的叫火伤。死于金伤的叫金伤鬼,死于木伤的叫木伤鬼。等等。而我们的五行法就是抵御各种邪灵。

这也是五行相合的方法。你还不明白吗?”我认真听着,一个接一个地说,“我不明白,就是金克木,木克土,土克水,水可以生火,火可以炼金。

”师叔听我讲得条理分明,掩饰着失望:“是啊,只要你说出这个道理,就不会举一反三。今天这房子同意有土伤鬼。

应该用哪种方式处理?我想了想:“穆图科,应该用木头。”。石叔低头道:“可以,可以用针灸来对付。

”我惊呆了:“针灸?针不是金属的吗?怎么可能是木头?师叔笑着说:“这针不是金属针。我说出来你不会懂的。

”他压低了声音,站在我耳边,对我嘀咕了一会儿。我听着听着,眼睛越来越大,脸看起来不可思议。石叔叔听完,拍了拍我的额头:“你忘了?”我闭上眼睛,想要完整的过程,然后低下头:“我忘了,请放心。“师叔刚拿起手机,给我发了个微信地址,对我说:“你自己去吧,我不回来了。

确切的说只有一点。这个家不是有钱人。你去了那里之后,你办了这份报纸。

人给多少拿多少,不要太少。”我看了看地址:“我告诉过你,现在的工人挺无奈的。

这一次,就算我学雷锋做好事,我也没有怨言。“别看我平时嘴馋,但对于我这样的下层人民,我总是不肯有半句讽刺的话,这叫同情。如果我没有能力住在城里的房子里,我可能不如他们现在.唉,谁能准确的说出世间的事,又能预测清楚?想到不是早于,就按照师叔给的地址搜索小区。

小区的大门早就磨破了,没有普通的铁门,自然也没有门卫。任何人都有必要进入。我回到3号楼1单元楼下,看着那栋已经完全没有任何色彩的旧楼。

老太太

我在楼下乱敲了十几辆原装电车和自行车。我走到五楼,敲了敲502房间的门。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打开门,闻到我的脸就说:“你找谁?”我赶紧说,“阿姨,吴教授派我来的.老太太听了吴教授的话,半信半疑的想着我,也不知道我的年纪,便让我进去了。

"。房子里的陈设很一般,里屋敲着窗帘,我听到了孩子的哭声。毕竟这就是了。老太太让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,给我一支烟。

我握了握我的手说。她又给我泡了两个苹果,然后对我说:“你哀叹吴教授解释的那个镇.什么城镇.”“镇宅主人.”我补充道。

老太太是怎么说相亲的:“是啊,我家老太太记性不好,孩子们,你们要知道你们可以打扫我家,不让我孙子哭闹,我就要失去你们了.”我以为天已经黑了,就说:“我尽力。可以再睡再吃。可以去别人家过夜吗?”老太太说,“对,吴教授已经说了,我们决定了。对面有家酒店。

我老婆以前在那当服务员,跟老板很熟。她已经和他谈过了,并为我们定了一个房间。

哦,对了,你讨厌什么都不吃,我现在就给你做。”看着她的皱纹和灰白的头发,我不忍说,“我在外面订了饭,现在要去吃。

我一小时后回去,你尽快离开。哦,别忘了给我一盆水和一绺头发。我不想要你的头发,但最糟糕的是年轻人.“我出去随便去了一家餐厅吃了一点,一个小时后,我又回到了那家。老太太和媳妇已经走了。

脸盆放在客厅,一绺长长的黑发剪下来放在茶几上。两个女人包好孩子,离开了家。我把脸盆搬到卧室,放在床边,拿起那绺头发,用剪刀剪成一寸长的碎片,扔进脸盆。这一系列奇怪的行为仿佛陷入了迷雾,只有我自己心里知道。

做完这一切,我关了灯,躺在床上,心里想:“加油.来,让我想想我遇到的第一个恶灵是什么样子的……”过了很久,我就睡着了,过了很久,迷迷糊糊的,真的被风给包围了,然后吐了,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我身边经过,砰的一声我睁开眼睛,借着窗外城市路灯的微光,我找到了门,那里有一个车站的黑色影子,看起来像一个人。我告诉过你,这个恶鬼想吓唬我,却被我纯阳的身体给逼走了。于是我跪下面对影子:“你在屋里,让孩子暂时不得安宁。”黑影突然大叫:“那不是我儿子,不是我儿子……”我明白,这个恶灵就是那个从楼里掉下来把它打死的人。

显然这是有原因的,于是我回答:“你想干什么?”“我要杀了这个混蛋.杀了他……”恶灵有点歇斯底里。我冷笑道:“不管是不是你儿子,就算不是,你也是孤魂野鬼,无权在这里杀人。我劝你尽快离开,回到你应该去的地方,否则我会很不礼貌……”恶灵不服气:“你阳气很强,我帮不了你。

但是你追不上我。我只想要孩子的命……”我还和他瞎说,突然从田里跳下来,从最后的脸盆开始,抄了一把泡过头发的水,向着影子泼去。没想到,影子被溅了一身水,立刻受到了可怕的嘶嘶声,跳进了客厅:“你在干什么,这是什么……”我只关心它,跑到客厅,端着内乱的水,向四面八方洒。

影子被迫跳上跳下,青蛙跳到窗台上,然后跳到吊灯上。满满一盆水被我泼出去,整个房间全是头发。影子无论跳到哪里,都像被针扎了一样,明显受不了。

最后它尖叫着又消失了。我张大了嘴巴,累得腰酸背痛。突然咣的一响,我手里的脸盆掉在了地上,把我吵醒了。我睁开眼睛,发现已经天亮了,我还在床上睡觉,但是地下水已经洒蜡了。

我抱着灯看了看。果然,房间里到处都是头发。显然,梦又发生了。

有了这一招,恶鬼应该不会再干了。就算你想想,也是站不住脚的。

因为头发是人体五行中的木造,这种邪气是土伤致死的,所以木可以抵御。太阳亮起来后,老太太和媳妇带着孩子回去了。我告诉他他们是空的,但我没有说如何。

走的时候我跟老太太说,家里的头发千万不要扫掉。就算是要清洗,至少也要在门口、窗台、床头等地方敲点头发。

这位老太太仍然半信半疑。这时,媳妇怀里的孩子睡着了,两个女人很紧,因为孩子睡觉的时候同意哭。

但是今天不一样。孩子醒来,其实是看着妈妈笑。孩子笑的时候,老太太和媳妇都泪流满面。

那是幸福的。老太太含着泪说,孩子回家后就再也没笑过。今天,他可以笑了。

他生病是我的功劳。老太太听后,从腰间拿出钱包,把钱都拿走,数了数。李斯过来对我说:“孩子,这是2000元。我把号码告诉了泰武教授,哪怕我们俩再欠你一次。

拿着,拿着……”我拿了钱。“看到你的孤儿寡母真不容易。两千就是两千。

"然后我跑到孩子面前,使劲摸摸他的小脸."太可爱了,叔叔,你将来会取得很大的进步的."我在婴儿襁褓里塞了两千美元。"这是叔叔给你的礼物.”老太太和儿媳妇都惊呆了。

老太太正要说些什么。我已经走上前去下楼了。我确切地告诉你,这笔钱是两个真正女人的全部积蓄。

我不忍心拿他们的钱。回到石叔叔家,我向他汇报了整个事情的经过。师叔,我做得对。我回复师叔道:“恶鬼说这孩子不是他的。

你怎么了?石叔叔的语气相当沉重:“那位老太太是我以前的高中同学。据她跟我说的,她生病的儿子一直很可疑,我知道这叫精神洁癖。

媳妇以前在酒店工作的时候,被地痞流氓猥亵过很多次,但是没有失身。结果她儿子的老婆真的很邋遢。当时正好媳妇怀了孩子,儿子指出孩子不是自己的,想再婚,但是媳妇不同意,妈妈也不同意。他更受不了了,有一天跳楼自杀了。

“原来是这样的。我泪流满面,这个男人心思太小,但也可能是生活的劳累和平时压力太大的结果。于是我回答师叔:“你的针灸方法挺有效的,但是能不能去根?“万一有一天……”石叔叔插话说:“我完全知道你想说什么。我一会儿就给这个老同学打电话。

我借钱让她带孙子去做亲子鉴定。结果出来后,放在家里。或者在儿子的精神面前烧掉,指出儿子是他的,坚信未来一定会有事情发生。

”我放心了,就叫师叔回家。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一个奇怪的变化又在我满是草药的房子里发生了.(本章5474字)未完待续.。


本文关键词:阴师,孩子,环球国际,老太太,对我说

本文来源:环球体育-www.yaboyule34.icu